當前位置: 快報網 > 娛樂 >

專訪《長安十二時辰》作者馬伯庸:一直想給西安寫點兒東西

時間:2019-07-06 23:01來源:華商網 編輯:歐陽雪字體設置
 
  >>作者其人其事
 
  馬伯庸,作家。人民文學獎、朱自清散文獎得主,有“文字鬼才”之譽。
 
  其作品被評為沿襲“‘五四’以來歷史文學創作的譜系”“文字風格充滿奇趣”。
 
  代表作《古董局中局》入選第四屆“中國圖書勢力榜”文學類年度十大好書。
 
  >>寄語西安粉絲
 
  西安的書粉、劇粉你們好,我是馬伯庸!在我心里,從來沒有把大家當成外人,你們對我來說都是親人。
 
  一聽到西安,我覺得好像回到老家,看到老家的親戚朋友一樣,非常親切。
 
  ——馬伯庸
 
  >>華商熱辣專訪
 
  這幾日,被追劇狂們瘋狂宣傳的電視劇《長安十二時辰》,在豆瓣拿下8.7高分。關于這部劇的討論,從演員的精彩演繹、劇情的緊湊密集、畫面的精美處理、服化道的良心制作,一直延伸到原著作者“文學鬼才”馬伯庸。
 
  因為故事發生在長安,講述了唐天寶三年發生的故事,故而備受西安人關注。劇中從水盆羊肉、火晶柿子,到唐裝仕女、胡旋舞,老陜簡直不要太熟悉!
 
  這部劇帶火的歷史“土特產”可謂全方面。華商報專訪了作者馬伯庸,看看他的“腦洞”是怎么開的?
 
  “一直想給西安寫點兒東西”
 
  “如果你來給《刺客信條》寫劇情,你會把背景設定在哪里?”誰也沒有想到,正是知乎的這條問題,成為《長安十二時辰》的故事靈感。在這個問題下,馬伯庸首先想到的就是長安城,這座大唐皇都雖然繁華,但暗藏在繁華背后的卻是多方勢力角逐,殺機重重……
 
  華商報:聽說,你也是在《長安十二時辰》開播前才知道馬上要開播了,想過這部劇會這么火嗎?
 
  馬伯庸:我確實是在這部劇開播前半小時才知道播出時間,沒想到播出后會這么火。當時我的很多同學,以前的同事或在微信上或電話問我,我才意識到這個戲確實火了,因為已經出圈兒了,不僅是影視圈的朋友和從業人員在關注,普通人也在關注。
 
  華商報:作為西安人,看到這部作品是非常親切而歡喜的,因為不論是飲食、場景還是地名,都透著熟悉感,為什么選擇長安來講這個故事?
 
  馬伯庸:其實長安城是中國人心目中的一個理想的形象,海納百川,全世界不同的人,不同的文化,不同的信仰,不同的習俗都能夠集中在同一個城市里。而且毫無違和感的融洽的生活在一塊兒,這是一個超越了時空的現代化都市的氣質。
 
  所以像盛唐長安這個城市,它其實比中國其他任何一個城市,都更具有我們現代人所感覺到親切的氣質,這就是我為什么要選擇長安來講,而且長安本身文化底蘊非常深厚,隨便一走就能看到一些我們耳熟能詳的詩人、文人、武將的這些事跡,同時,他也能夠看到很多著名的唐代的各種文化,所以我覺得長安城是一個非常有深度,可以做很多層次挖掘的一個國際化大都市。
 
  華商報:這部作品出來之后,大家對長安的熱度又增加了一分。你今年也來了西安,西安對你而言有什么樣的吸引力?
 
  馬伯庸:西安我每年都來,我特別喜歡西安,因為有很多我熟悉的歷史遺跡,非常豐富。我每次來都會去博物館呀,會去一些古跡啊,就是會走個不停,一直想看。所以,我也一直想給西安寫點兒東西,這次能夠有這個機會回報西安這座城市和人,我覺得是件好事兒。
 
  華商報:這部作品中展現了一些非遺內容,比如古法造紙和打鐵花,這是你特別加入的嗎?
 
  馬伯庸:非遺內容我一直在關注,因為非遺也是文化遺產的一部分,但是怎么保護它一直是個問題。到底是把它們像金絲猴兒、大熊貓一樣圈起來保證大家每天的參觀,還是說把它們釋放出來,用多種不同的方式賦予其真正活力?比如說,用影視劇的方式把非遺內容表達出來,讓大家對這些東西產生興趣,應該是一條拯救非遺,讓它真正恢復活力的好辦法。
 
  這個故事本身探討的是:每一個人都要對自己的選擇負責
 
  小說《長安十二時辰》因為精彩的故事和文字營造的生動畫面感,讓越來越多的人意識到“寫作”與“講故事”的重要性。馬伯庸曾揭秘過他的寫作技巧:像拍電影一樣寫小說。他說,最重要是要掌握文字呈現出的畫面感和節奏。
 
  華商報:有人將這部作品稱為唐朝版《24小時》,但也有人覺得一個時辰的事情要演好幾集。這種西方創作手法與傳統故事的結合是一種嘗試吧?在寫作過程中遇到過什么難點嗎?
 
  馬伯庸:我覺得《24小時》是源頭之一,其他還有很多游戲、電影、電視劇等靈感來源,這是國外很多電影喜歡用的手法,但我并不覺得他們有很多鮮明的國籍區別。故事手法是沒有區別的,同樣的手法可以講一個現代的、發生在美國的熱血戰士的故事,也可以講唐代背景下一個孤膽英雄的生平。所以,我覺得沒有太多需要去強調和區分創作手法和故事本身,最重要的是,要在故事技法之下有一種情懷,一種我們對中國傳統文化的情懷。
 
  華商報:很多人都很關注這個故事中的原型,包括長安神火降臨的傳說、突厥入侵長安、賀知章之死、名將王忠嗣的故事等,當時你在構思時是如何選擇故事線的呢?
 
  馬伯庸:張小敬這個人物就是歷史人物,在《開元天寶遺事安祿山事跡》中就有記載,但只有一筆:“騎士張小敬先射國忠落馬。”
 
  我當時在構思的時候,選擇了天寶三年的原因,其實是因為這一年沒什么特別重大的事情,我覺得作為文學創作的背景,選擇這樣平靜的一年發生一個差點兒發生的大事兒,是一個很好的對比,對讀者或者觀眾來說,就好像我們平淡的生活其實一直有人在守候,在我們不知道的地方一直有人在努力保護我們的安全。所以,我會把其他一些重要的歷史人物穿插進去,讓這個故事看起來更有質感。
 
  華商報:片中張小敬殺小乙的片段引發了關于人性的討論,心理學家李松蔚說“這是一場持續十二個時辰的人性實驗”,你怎么看待這種考驗?你希望最終是怎樣的選擇?
 
  馬伯庸:在劇中,主角張小敬碰到這個選擇問題,他覺得要先做好自己眼前的事情。他是一個心思比較簡單的人,他沒有看到后面那么多復雜的人性和倫理,他只是要解決眼前的問題。當然,這并不是我的選擇,但故事里的每一個人其實都在做類似的選擇,這個故事本身探討的就是:每一個人都要對自己的選擇負責。你做出什么樣的選擇這是你自己的本心,就要對選擇之后的后果有足夠的覺悟。
 
  華商報:網友入戲很深,甚至做出了望樓加密系統的設計,還有大數據斷案的運用等。對于這類高科技是你個人的愛好,還是你考證過當時真的有這類設計?
 
  馬伯庸:這些其實都是屬于我添加的傳奇色彩,當時并沒有這樣的東西,但因為一個故事,要把節奏講快,就必須強調其通訊的快速性,我又不能在里面寫用手機,那我就把古代的傳火系統加工升級了一下,這樣看起來更有意思,因為這畢竟不是歷史論文,是小說,還是好看為主。
 
  這本書是誰寫的其實并沒有那么重要
 
  馬伯庸曾說過,“歷史小說靠細節取勝,比如說‘一進門看見一個碗’和‘一進門就看見一個青釉瓷碗’,多一些細節描寫,觀眾就能一下子聯想到這個碗的樣子,這也就是細節描寫的重要性。”
 
  華商報:你曾說不想太火,如果太火了,亢龍有悔,物極必反。現在你感覺到自己大火了嗎,你還會有這種擔心嗎?
 
  馬伯庸:我覺得現在有點兒不太適應,會有不同的人不停地跟我說這個劇怎么樣。我就會跟他們解釋,我說你們關注劇就可以了,或者關注書都可以,你看這只雞蛋就行,至于這個雞蛋是哪只雞下的,這本書是誰寫的,其實并沒那么重要。
 
  華商報:你曾經說過自己“只是個通俗文學作家,不是個嚴肅的純文學作家”。未來,你對自己的寫作有什么規劃?
 
  馬伯庸:我沒把自己特別區分說到底是通俗作家還是嚴肅文學作家,我覺得,只要有想表達的東西就一直往下寫,是什么樣的作家都無所謂,誠實的把自己想寫的東西寫出來就夠了。華商報記者劉慧
 
  >>網友犀利書評
 
  @季蒹葭
 
  繼《風起隴西》的諜戰與《三國機密》的謀士戰,《長安十二時辰》再現一段唐傳奇。作為一個古代反恐題材,場景局限長安城,但是情節復雜,而且勢力眾多。作為架空之作,更夾帶滿滿的好玩的歷史小細節。比如望樓用《唐韻》傳遞旗語,仙州岑參想寫詩。晁分的連弩,讓人格外懷念諸葛臣相的得意之作。
 
  @宇文斕星
 
  此書情節緊湊,場景轉換的不顯突兀,讓人讀起來沒有想要棄書的沖動,所以這個好故事。值得推崇的地方是各種描寫,對建筑,對地形,對百姓生活,直接勾勒出一副生動的長安生活圖。放在游戲或者動畫里就叫背景做的用心。故事挺好看,每個人都很鮮活,打斗場面也有畫面感,然而引發這個故事的很多前提假設沒有必然性,不能多推敲。
 
  @奧西里斯土狗
 
  第一次接觸馬伯庸的文字是三年前的《我讀書少,你可別騙我》,那時他已出名,此后又讀了《三國機密》《古董局中局》覺得他出名還是有道理的。他在我印象里的標簽是三個:歷史、奇幻、武俠。而他的《長安十二時辰》便可將這三個標簽全部貼上,盡管營造的畫面有偏向于中式好萊塢,這種“一本正經胡說八道”的歷史演義,地表只服馬親王。
 
  @齊嬰寧
 
  看完馬伯庸的《長安十二時辰》,如同進行了一場時空旅行。馬伯庸提到,小說的靈感是知乎的一個提問,當時那個版本里,長安、望樓、李白、杜甫都跑了出來。最后故事保持了這樣的背景設定,人物換過。
點擊更多精彩>>

圖說世界

11选5高手实战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