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快報網 > 文化 >

劉文西去世丨他的這幅作品全國人民都知曉,他畫“黃土人物”更成為一絕

時間:2019-07-08 00:11來源:坊譚 編輯:歐陽雪字體設置

今天,在陜西人和藝術界等的朋友圈,廣泛傳播著這么一條信息:

據西安美院校方透露,西美老院長、偉大的人民藝術家劉文西先生于今天下午一點五十分逝世,享年86歲。

劉文西去世的消息一經傳出,大家都在以各種形式來懷念他。有人說,在很多場合相遇,遺憾的是沒能與之“合影”。而更多的是,在欣賞劉文西繪畫作品的同時,無不感嘆他對“黃土地愛得深沉”,說他“帶走了一個時代”......

劉文西其人

劉文西,中國人物畫泰斗,“浙派人物畫”代表畫家之一、黃土畫派創始人、第五套人民幣毛澤東畫像的作者。1933年生于浙江省嵊州市長樂鎮水竹村,1950年在上海進入陶行知先生創辦的“育才學校”學習美術,1953年入浙江美術學院,受潘天壽等先生教導。

1958年畢業后到西安美院工作至今。第七屆、第八屆全國人大代表,全國有突出貢獻專家。第六屆全國文聯委員,全國第四、第五、第六、第七次文代會代表,全國美協第一屆中國畫藝委會委員、歷屆全國美展評委會委員。中國美術家協會顧問,原中國美術家協會副主席,黃土畫派藝術研究院院長。

中國當代畫派聯誼會主席,陜西省美術家協會名譽主席,西安美術學院名譽院長,教授、博士研究生導師,獲國家第一批名師稱號,第五套人民幣毛澤東畫像創作者,《中國才子》畫報藝術顧問;陜西國畫院名譽院長,延安市副市長,北京唐風美術館高級藝術顧問等職。享受政府特殊津貼。

數十年來,劉文西在國內外發表作品數千幅,出版畫冊十余件,中國美術館收藏作品25件,獲國家級獎9件。中國美術館收藏有《祖孫四代》、《知心話》、《毛主席身邊拉家常》等二十五件作品。他以大量動人的作品、獨創的面貌和風采以西安美院為主體的有實力的畫家,在中國畫壇上創立了“黃土畫派”。教學工作、社會活動、深入生活、創作實踐,構成了劉文西全部生活的緊張節奏。

劉文西的繪畫功力

劉文西是以畫陜北而成為大家的,可以說是陜北成就了他,他也塑造了陜北。人們不會忘記,上世紀60年代初他創作的《祖孫四代》帶給人們的震撼。在這幅永載史冊的作品中,劉文西以“主題思想的深刻性、人物塑造的生動性和筆墨技巧的開拓性”而確立了自己在中國美術史上的地位。他以高瞻遠矚的胸襟,以高屋建瓴的智慧,以“語不驚人死不休”的精神,創作出一幅幅關注社會、關注人類、關注生命的陜北系列作品。從《毛主席和牧羊人》至《同歡共樂》,從《支書和老貧農》到《溝里人》,他的每幅作品的誕生都會帶來一片贊嘆之聲。

劉文西一生非常注重人物的素描,各類人物的素描就留存2萬多張,為創作積累大量的素材。劉文西并非固守傳統而不化。他主張“創新”,并認為“創新要從深入生活開始,從觀念的擴展開始,用自己的思維、自己的視覺、自己的感受,用自己的腦子和眼睛去觀察認識生活,要有區別于歷史、區別于他人的獨到之處”。

在人物畫筆墨技巧方面,劉文西按照李可染的辦法:用最大的功力打進去,用最大勇氣打出來。以形神兼備作為自己最高的藝術目標,通過形象思維,追求“遷想妙得”的藝術效果,他將中國畫的工筆重彩和水墨寫意結合起來,在造型上吸取西畫中素描和色彩的精華加進民間藝術中清新健康的樸素格調,巧妙地糅合成一體,形成了自己獨特的藝術風格。

人物畫難,人物群像更難。人物群像能表現出有如小說或戲劇的整體關系,形成一個有機的場景,有濃厚的生活氣息,不致成為孤立的人像拼湊,這是更難達到的藝術境界,絕非僅僅依賴“功力”而可獲致。而要有對人文精神的關注,敏銳的觀察力,卓越的領悟力,以及長期的苦練(默記、背寫、素描、速寫等反覆錘煉)。

品味劉文西的作品,深感作者是畫中的小說家與戲劇家。他的群像代表作的《祖孫四代》、《同歡共樂》、《陜北秋收》、《安塞腰鼓》、《解放區的天》,以及近年創作的《黃土情》、《陜北人》就是這樣的杰作,尤其是他的巨構《黃土情》、《陜北人》,長度達二十八米以上,所繪近百人物,個個栩栩如生,維妙維肖,人物的表情、動作、體態、正反背側,以及人物之間的呼應,人與景之間的關系,乃至群像所連成動態的變化,人物的疏密起伏與姿勢表情,構成了戲劇的情節,內在的張力。

劉文西和人民幣頭像

學生時期的劉文西就很崇拜毛主席,正是因為對毛主席的熱愛,幾十年來他收藏了毛主席的許多照片。他的成名代表作之一《毛主席和牧羊人》,畫面中的老農,抑制不住內心的喜悅和激動,在主席面前無拘無束,侃侃而談;而主席面帶微笑、神情專注地傾聽著老農的絮語,就連指間的煙灰都忘了彈。這幅畫,無論在思想內容和藝術技巧上,都達到了爐火純青的程度。

在劉文西一生的創作中,有一幅觀眾最多的“特殊作品”,那就是第五套人民幣上的毛澤東畫像。目前使用的5元、10元、50元、100元上的毛澤東頭像,都出自這位藝術家之手。

1997年,作為八屆人大代表,劉文西在北京開會,當時中國人民銀行正在設計第五套人民幣。人們都知道劉文西畫毛澤東頭像是無人能比的,中國人民銀行的有關人員就找到他,請他為新版人民幣畫像。

藍本是毛主席在一次政協會議上的照片,1949年左右拍攝。“當時流行修片,而且用了閃光燈,照得不立體。主席臉部的特征都沒有了,對于我們創作來說,不太好畫”。“最后,我要求他們輾轉找到了這張照片的原片,只比撲克牌大一點。我用放大鏡反復看,加上自己的積累,一個星期就創作出了這幅作品,原作有八開大。”

之后,畫像被交給全國范圍內選出的10名技藝高超的刻板工人,分別雕刻,最后從中選出了最為精致的一個版本。

1997年畫出來,1999年、2000年第五套人民幣陸續發行后才面世。“一直沒有透露消息,我保密了3年。”劉文西說。現在國力增強,更多人用人民幣,自己有了更多外國觀眾,“這是我當時完全沒想到的。”

劉文西的“黃土地”情結

劉文西曾先后九十余次到延安創作,始終將筆墨集中在塑造普通老百姓與人民領袖上,并開創了現代中國畫壇“黃土畫派”之濫觴。在他的引領下,一大批有影響的畫家認同、接受、追隨劉文西的畫風,以黃土地的普通人物、景物為審美取向,在現代中國畫壇形成了重要的、具有鮮明獨特畫風的“黃土畫派”。半個世紀以來,“黃土畫派”的創立者劉文西孜孜不倦,畫之所及始終以黃土風情背景下的人民大眾與領袖偉人形象為范疇,形成了塑造人民形象的淳樸遒勁風格,在當代中國畫中具有特殊地位,他筆下的人物畫成為中國畫壇一絕。

百米長卷《黃土地的主人》,長102米、高2.1米,歷時12年創作完成。其由《黃土娃娃》、《陜北老農》、《米脂婆姨》、《綏德的漢》、《麥收場上》、《喜收苞谷》、《葵花朵朵》、《高原秋收》、《棗鄉金秋》、《蘋果之鄉》、《安塞腰鼓》、《橫山老腰鼓》、《紅火大年》13個部分組成,畫面構圖宏偉、大氣磅礡,人物生動傳神、栩栩如生。

劉文西創作的《黃土地的主人》,全面展現了改革開放以來陜北地區人民幸福美好的生活場景。269個人物形態各異、生動傳神,13組畫面起承轉合、動靜呼應。歲月滄桑,歷史變換,陜北人的正直、勇敢、純樸、善良一如往常,沉淀在老農皺紋里、凝集在壯漢肌肉里、蕩漾在村姑笑容中。劉文西通過對一個個人物形象的塑造,為黃土地的主人樹碑立傳。

陜北有著悠久的歷史和光榮的革命傳統,它是我們的母親河黃河流經的地方,那里的人民曾用小米養育了共和國的一代締造者……在我們國家,農民占人口的絕大多數,他們是偉大的勞動者,他們是中國這片“黃土地”的主人。

時代在變,陜北人的正直、勇敢、純樸、善良一如往常,沉淀在老農皺紋里、凝集在壯漢肌肉里、蕩漾在村姑笑容中。而且,這些元素越來越有價值,越來越具備民族精神的象征意義。

為什么會創作這樣一幅百米長卷?劉文西坦言,他單幅畫畫了很多作品,這樣一個大的創作是受秦俑的啟發。秦俑一個兩個看起來沒有力量,它是一個規模性的群體,所以秦俑中那么多兵馬俑雕塑,這么大的規模。在新時代,沒有規模性的作品壓不住這個時代。而陜北是他去得最多、最深入生活的地方,這種感受畫一張兩張畫是不夠的,要規模性的、大量的、長期的創作,他一共畫了13年,有計劃地畫了十三段。陜北的生活還很豐富,黃河的船工還沒有畫,陜北的干部還沒有畫,創作時要在梯子上爬來爬去,現在年齡大了,畫不動了,所以就先搞個段落,看起來壯觀一點。

劉文西的創作源泉

“陜北過去是黃土地,現在慢慢綠化了。黃土地在世界上只有兩塊,陜北、大西北都叫黃土地,這塊土地上的人民很多很多可以畫,人一輩子兩輩子是畫不完的,只是你要去畫、要去深入、要去了解,要跟他們交朋友。你浮光掠影地去一去,沒用的,要對陜北人非常深入地了解,你才能把他畫活。”劉文西說,畫人物一定要待在那里跟人熟悉,像陜北,他待的時間長,他了解那里的人民。風景靠直觀就可以畫出來,但人物光靠直觀還不行,還要了解他的思想、他的氣質、他的內心世界。

毛主席說:“你要和群眾打成一片,就得下決心,經過長期甚至是痛苦的磨練。”劉文西認為,深入人物,就需要熟悉他們的性格特點、內心世界以及他們的生活環境、風土人情。60年來我已去過陜北上百次了,對那里的山山水水、鄉里鄉親都充滿了感情。一次次地交往、寫生,使我認識到人民的可貴性格,從而也更加堅定了我表現他們、歌頌他們的決心和信心。

藝術家能夠最大范圍、最大限度地深入生活、把握生活固然好,但人的時間和精力畢竟有限,不可能涉獵范圍過寬。所以,與其到處走馬觀花,不如深入一點,如解剖麻雀一般,才能真正有所收獲。

深入生活,要善于敏銳發現、細心觀察、認真研究。僅是同吃、同住、同勞動,對于一個藝術家是遠遠不夠的。羅丹曾經說過:“生活中原不缺少美,而是缺少發現美的眼睛。”要把人民生活中本來存在的藝術礦藏發掘出來,使其粗糙的原型變成精美的藝術作品,既要有勞動人民的立場和感情,還要有畫家對于造型藝術特殊的敏感,善于從平常的事件和人物中發現美、表現美。否則,再美的東西擺在眼前,也會視而不見、無動于衷,又怎能喚起創作的熱情?

劉文西成為“黃土畫派”創始人

60多年前,搞畢業創作的劉文西第一次踏上黃土地。一天,他在延河畔寫生,見一位牧羊老漢趕著一群羊從溝坎上走來,頭巾、胡子、皮襖、腰帶,讓他一下子聯想到前幾天看到的毛主席在楊家嶺與老百姓交談的照片,創作的激情噴涌而出,他最早的成名作《毛主席和牧羊人》就此誕生。

這里是藝術的神圣殿堂,這里有創作的源頭活水。于是,生長于浙江、求學于江南的劉文西懷揣一本毛澤東《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來到陜北,真正開始了他以人民生活、革命歷史和黃土地為題材的繪畫藝術生涯。

黃土地的人,畫不夠。在劉文西看來,世界上好聽的歌兒是信天游、老道情,世界上最受看的模特是米脂的婆姨綏德的漢。

從《毛主席與牧羊人》到《同歡共樂》;從《石頭娃》到《山姑娘》;從《祖孫四代》到《黃河子孫》......黃土、窯洞、高坡、腰鼓、窗花、山歌,在陜北他跳出了“身邊的小小的悲歡”,走進了生活和時代的深處,用心用情用功抒寫人民、描繪人民、歌唱人民。

2004年4月17日,“黃土畫派”在西安市正式成立。畫派的藝術宗旨是“熟悉人、嚴造型、講筆墨、求創新”。黃土畫派是扎根于黃土地,以人物畫為主、以西安美術學院為主體的學院式畫派。

所謂熟悉人,就是決不概念化地畫人,無論陜北人或西藏人,都要抓住其鮮明的個性和共性;嚴造型,就是嚴格地塑造人物形象,主要是現實主義地吸取西畫中科學的造型技巧;講筆墨,就是堅守中國畫藝術的學術底線,拓展傳統筆墨的表現力;求創新,就是在前面三項即生活、形象、筆墨語言過硬的基礎上,探索出不重復古人、洋人、前人和自己,在思想內容和藝術形式上卓有新意的國畫。

藝術創作當根植人民、深入生活、精益求精

“人民是創作的源頭活水,只有扎根人民,創作才能獲得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源泉。文化文藝工作者要走進實踐深處,觀照人民生活,表達人民心聲,用心用情用功抒寫人民、描繪人民、歌唱人民。”如果不把心思和精力放在創作精品上,只想著走捷徑、搞速成,是成不了大師、成不了大家的。

學問是要老老實實去求的,學問是靠扎扎實實學來的。沒有踏實學習的風氣,都浮光掠影是不行的。尤其人物畫,畫到什么程度就是什么程度,你想騙也騙不了。沒有優秀作品,其它事情搞得再熱鬧、再花哨,那也只是表面文章、過眼煙云。一天不畫,浪費時間;精益求精,刻苦鉆研。所以一分鐘、一秒鐘都要計較的,不能隨便放的。

劉文西認為,筆墨當隨時代,藝術要與時俱進,用多種多樣的風格、形式和藝術個性去感染和滿足廣大群眾的需要。

劉文西說,在改革開放40年后的今天,新與舊、健康與腐朽、先進與落后等方面的矛盾、撞擊層出不窮,關于生活本質的問題讓一些人迷茫、徘徊。藝術家要以思想家的高度,把握主流,用作品影響人,這正是一種時代責任。

劉文西立足于描繪人民、描繪時代的藝術觀,教導學生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創作導向,為中國人物畫教學和創作立下汗馬功勞。有評論家說,世界上以農民生活為題材的著名畫家,是法國的農民畫家米勒、德國的版畫家凱綏•珂靳惠支、中國的劉文西。

淺灰色的解放帽,一身或灰白色的襯衫和中山裝,長達半個世紀,劉文西保持著自己的這個性著裝。蔡若虹(美術史論家)如是說,如果想了解畫家劉文西的為人,只要看看下面幾個數字,就可以看出他的大概輪廓:

三十年來,他到陜北去了四十多次;

三十年來,他跑遍了陜北所有的縣;

三十年來,他近十次在延安過春節;

三十年來,他在陜北結交了幾百個農民朋友;

三十年來,他畫了幾千個農民的肖像和上萬張速寫。

向人民藝術家劉文西學習、致敬!

 

坊譚丨新聞有熱度  辣評多看點

編輯:歐陽雪  微信:781295867  郵箱:[email protected]

點擊更多精彩>>

圖說世界

11选5高手实战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