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快報網 > 文化 >

畫家劉文西逝世 系第五套人民幣毛澤東畫像作者

時間:2019-07-07 23:31來源:浙江在線 編輯:歐陽雪字體設置

  記者獲悉,7月7日,中國人物畫泰斗,“浙派人物畫”代表畫家之一、黃土畫派創始人、第五套人民幣毛澤東畫像的作者,畫作被稱為“是13億人看得最多的”的中國畫泰斗級人物劉文西因病在西安去世,享年87歲。
 
  劉文西的作品開宗立派:《毛主席與牧羊人》《祖孫四代》《山姑娘》等作品,不但受到業界的廣泛贊揚,也為廣大百姓所喜愛。
 
  劉文西的形象個性十足:淺灰色的解放帽,一身或灰白色的襯衫和中山裝,長達半個世紀保持著自己的這個性著裝。
 
  劉文西的藝術表里如一:始終堅持要以人民為中心的創作導向,多到人民中去,這個對美術家是最重要的。
 
  本端記者與劉文西,有過三次采訪時光。
 
 
  浙派人物畫
 
  難忘2010年10月26日。浙江美術館。
 
  那天,劉文西帶著他的《黃土情》來了……由浙江文史研究館主導發起,中國美術學院、浙江省美術家協會、浙江美術館、浙江畫院、浙江省中國人物畫研究會共同舉辦的“傳承發展:浙派人物畫邀請展”與廣大觀眾見面了。
 
  此次,邀請展共有26位浙派意筆人物畫代表畫家的近180幅作品參展,參展畫家和美術評論家為當天下午的中國人物畫學術研討會提供論文近60篇。無論從參展畫家、展出作品的規模,還是從研究性論文的數量和質量來說,本次浙派意筆人物畫邀請展暨學術研討會都是我省近幾年來少有的一次美術盛會,更是一次以浙派人物畫為專題的高端學術活動。
 
  盡管氣溫下降,浙江美術館人流依然絡繹不絕。漫步展廳,26位浙派人物畫代表畫家的佳作動人心魄,從李震堅的《艾尼肖像》到周昌谷的《荔枝熟了》,一幅幅作品巧妙地捕捉人物的神情,展現出勞動者獨有的精神風貌,傳遞著浙派意筆人物畫“傳神得意”的筆墨內涵。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受時代因素及原蘇聯寫實繪畫的影響,一批具有相當西方繪畫基礎的美術家開始創作謳歌、反映勞動人民火熱生產生活的作品,在畫壇逐漸產生了以徐悲鴻、蔣兆和為首的北派人物畫和以李震堅、周昌谷、方增先、顧生岳、宋忠元為代表的浙派人物畫兩個體系。相較而言,北派繪畫更重素描、明暗的光影效果,筆墨比較干、重,氣勢規整;浙派繪畫雖然也利用了西畫式的造型,但在著色和衣服線條方面還保留了大量寫意花鳥畫的筆法,筆墨比較滋潤,畫面情趣盎然,因而相當長時間里在中國人物畫壇上獨領風騷。
 
  “誰說浙派畫只能畫小橋流水、花鳥魚蟲的小品,它同樣可以表現大題材、大人物,可以畫出老百姓看得懂、也喜歡的作品。”令觀者大為意外的還有“黃土畫派創始人”劉文西教授的到來,讓現場出現一陣激動。
 
  正如他不改的鄉音一樣,在陜西呆了近50年的劉文西始終感念浙派教學對他的培養,使他能描繪出別具一格的陜北風情,由此成為浙派人物畫中極重要又極特別的一支力量。劉文西創立的黃土畫派,正說明了浙派人物畫具有極強的融合、創新和開拓的力量。一如他的作品《黃土情》——那老農朝天仰臥的臉,那夸張無比的長嗩吶,那迎風燃燒的紅飄帶……都真切而生動地展現在人們視野里:筆力遒勁,透過陜北黃土的風塵,依然清晰地表現出與浙派人物畫割不斷的血緣。
 
 
  難解故鄉情
 
  難忘2015年11月25日,浙江日報報業集團。
 
  此行,一是母校有“天地繪心——中國畫學國美之路”展覽上,劉文西有多幅代表作亮相中國美術學院美術館。二是回老家嵊州,想在家鄉建一座美術館,好把作品全方位地向家鄉人民展示。
 
  故家,是劉文西藝術成長的萌發地。
 
  在劉文西一生的創作中,有一幅觀眾最多的“特殊作品”,那就是第五套人民幣上的毛主席畫像。目前使用的5元、10元、50元、100元上的毛澤東頭像都出自這位藝術家之手。
 
  第五套人民幣上的毛澤東像,出自劉文西的手筆,成了每一個中國人都能看到的畫。創作之初,他對照一張1949年到1950年間的毛主席照片,用放大鏡仔細地看,再以素描的方式,花了一周的時間才畫出來。之后,畫像被交給全國范圍內選出的10名技藝高超的刻板工人,分別雕刻,最后從中選出了最為精致的一個版本。
 
  最初的結緣是,1949年10月初,劉文西的老家浙江嵊縣舉行歡慶新中國成立大會,臺上懸掛毛主席和朱總司令的巨幅畫像,就是從嵊縣中學里搬來的。人群中的劉文西興奮不已,因為他的作品第一次出現在了如此隆重的場合。
 
  1997年,劉文西作為全國八屆人大代表,在北京開會。當時中國人民銀行籌備發行第五套人民幣。“制鈔廠的一個工作人員是中央美院畢業的,知道我畫毛主席最多,就邀請我畫一幅。”
 
  藍本是毛主席在一次政協會議上的照片,1949年左右拍攝。“當時流行修片,而且用了閃光燈,照得不立體。主席臉部的特征都沒有了,對于我們創作來說,不太好畫”。
 
  “最后,我要求他們輾轉找到了這張照片的原片,只比撲克牌大一點。我用放大鏡反復看,加上自己的積累,一個星期就創作出了這幅作品,原作有八開大。”劉文西比著手勢對記者說。
 
  1997年畫出來,1999年、2000年第五套人民幣陸續發行后才面世。“一直沒有透露消息,我保密了3年。”他笑著說。現在國力增強,更多人用人民幣,自己有了更多外國觀眾,“這是我當時完全沒想到的。”
 
  劉文西還透露,“仔細看,100元和其他幣值的畫像不同,我的畫像出來后,共有10個制鈔廠的能手刻了多個刻版。這幅畫是一副素描,有時候刻版差一根線,人物的神韻就差很多。我選了最像原作的一張,最后用于印制了100元人民幣,其余的用于50元、20元等其他面值的人民幣。”
 
  劉文西愛畫毛主席,也擅畫毛主席,創作了大量以毛澤東事跡為題材的作品。1957年,劉文西的畢業實習作,就因此選擇去陜北,經歷了3個月的磨練,創作出當年在在浙江美術學院的畢業作品《毛主席和牧羊人》。
 
  那時才24歲的劉文西,有一天在延河畔寫生,見到一位牧羊老漢趕著一群羊從溝坎上走來,頭巾、胡子、皮襖、腰帶,讓他一下子想到曾看過的毛主席在楊家嶺與老百姓交談的照片。
 
  他走訪了毛主席當年去過的村莊,找到了楊家嶺的生產隊長,了解毛主席怎么和農民交談、談了些什么內容,人物更加立體豐滿。
 
  為了畫好羊,他也想出了法子。“山羊愛往上跑,我就要站在比它們更高的地方畫畫;綿羊愛鉆石頭疙瘩,如果它要跑的話,我就往羊頭上扔小石頭,它就會回頭。”幾次下來,羊群安分了。“它踏實了,我就踏實了,就可以畫畫了。”
 
  1960年,《人民日報》發表了劉文西的作品《毛主席與牧羊人》。
 
  劉文西說:“就是在這一次次尋訪中,我才愛上黃土地,也更加崇敬毛主席。”
 
  那晚,漫步西子湖畔,劉文西說,老家浙江嵊州有很多的童年記憶,如果把美術館建起來,會有許多畫作講述他們的日常生活。
 
 
  黃土地的主人
 
  難忘2017年10月10日。西安美術學院美術館。
 
  靜靜地,那幅長102米、高2.1米的百米長卷《黃土地的主人》歷時12年創作完成——由《黃土娃娃》《陜北老農》《米脂婆姨》《綏德的漢》《麥收場上》《喜收苞谷》《葵花朵朵》《高原秋收》《棗鄉金秋》《蘋果之鄉》《安塞腰鼓》《橫山老腰鼓》《紅火大年》13個部分組成,畫面構圖宏偉、大氣磅礡,人物生動傳神、栩栩如生。
 
  在現場,目睹劉文西創作的《黃土地的主人》全面展現了改革開放以來,陜北地區人民幸福美好的生活場景。從人物到場景,從自然景觀到人文風貌,描繪了陜北地區的地域特色。
 
  你會看見,在《麥收場上》畫面中,展現了辛勤勞作的農民揮灑汗水躬身勞作的場景,將北方漢子的憨厚、淳樸在揮灑自如的筆墨下躍然紙上。在老農形象的描繪上,多用焦墨干皴,染以淡墨表現結構,最后賦彩潤色之,色墨結合恰到好處;畫女孩形象則重染色,能夠用不露筆痕的飽色表現陜北女孩的清新圓潤。
 
  為什么,劉文西會創作這樣一個百米長卷?
 
  劉文西坦言,他單幅畫畫了很多作品,這樣一個大的創作是受秦俑的啟發。秦俑一個兩個看起來沒有力量,它是一個規模性的群體,所以秦俑中那么多兵馬俑雕塑,這么大的規模。在新時代,沒有規模性的作品壓不住這個時代。而陜北是他去得最多、最深入生活的地方,這種感受畫一張兩張畫是不夠的,要規模性的、大量的、長期的創作,他一共畫了13年,有計劃地畫了十三段。陜北的生活還很豐富,黃河的船工還沒有畫,陜北的干部還沒有畫,創作時要在梯子上爬來爬去,現在年齡大了,畫不動了,所以就先搞個段落,看起來壯觀一點。
 
 
  為什么,劉文西對陜北的風土人情如此癡迷?
 
  “陜北過去是黃土地,現在慢慢綠化了。黃土地在世界上只有兩塊,陜北、大西北都叫黃土地,這塊土地上的人民很多很多可以畫,人一輩子兩輩子是畫不完的,只是你要去畫、要去深入、要去了解,要跟他們交朋友。你浮光掠影地去一去,沒用的,要對陜北人非常深入地了解,你才能把他畫活。”劉文西說,畫人物一定要待在那里跟人熟悉,像陜北,他待的時間長,他了解那里的人民。風景靠直觀就可以畫出來,但人物光靠直觀還不行,還要了解他的思想、他的氣質、他的內心世界。
 
  其實,1933年出生在浙江嵊州的劉文西,少年時期并沒有受過正規的美術培訓,只是臨摹過《芥子園畫譜》。老師看他有天分,就讓他為學校里畫一些宣傳畫。
 
  1957年,畢業于浙江美院的劉文西,其畢業作品《毛主席與牧羊人》轟動一時,從此結緣黃土地,一生深耕不輟。
 
  時至2004年,黃土畫派在劉文西的倡導下正式成立,以扎根于黃土地,通過畫黃土地、黃土地上勞動人民,展現“黃土精神”,傲立中國畫壇,形成陽剛豪放、雄渾大氣和勃勃向上的理想現實主義風格。
 
  一路走來,從上海育才學校到浙江美術學院,劉文西遇到了潘天壽、李可染等國畫大師,也遇到了后來的妻子陳光健。
 
  在劉文西的眼中,浙派是人物畫創作的高地。而他所創立的“黃土畫派”是從“浙派畫派”派生出來的,是子孫輩。浙派中,潘天壽、常書鴻、諸樂三、吳茀之、方增先等先生是他的老師,而傳承的年輕一代也是人才輩出。他期望浙派人物畫可以形成合力,走得更高、走得更好。
 
  地老天荒,藝術不朽。
 
 
  [浙江新聞+]
 
  劉文西,1933年生于浙江省嵊州市長樂鎮水竹村,當代畫家。1950年在上海進入陶行知先生創辦的“育才學校”學習美術,1953年入浙江美術學院,受潘天壽等先生教導,1958年畢業后到西安美院工作至今。生前曾任全國文聯委員、原中國美術家協會副主席、中國畫藝委會委員,全國首批百位名師稱號獲得者。黃土畫派藝術研究院院長、中國當代畫派聯誼會主席、陜西省美術家協會名譽主席、西安美術學院名譽院長、教授、博士研究生導師,第五套人民幣毛澤東畫像創作者、陜西省文藝界聯合會顧問、全國有突出貢獻的專家。主要作品有《毛主席和牧羊人》《陜北人》《東方》《解放區的天》和巨幅系列長卷《黃土人》等近百幅。
點擊更多精彩>>

圖說世界

11选5高手实战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