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快報網 > 評論 >

民眾圍觀拍攝是在促進警方文明執法

時間:2016-06-08 07:55來源:中新網 編輯:歐陽雪字體設置
  民眾圍觀執法并拍攝,源于對國家機關及其工作人員的監督權——這是一項憲法性權利。自媒體時代,“人人都有麥克風”,也正是促進警方文明執法、開明執法、嚴明執法和透明執法的契機。
 
  5月30日,一段“太原警察打人”的視頻在網絡傳播,引發網民對辦案民警的質疑。后經查明,這是一起因停車糾紛而引發的妨害公務案件。針對這一事件,四川平昌縣公安局官方微博“平昌公安”予以聲援:“遇到警察執法,請不要隨意拍攝,因為法律不允許!”
 
  這一聲棒喝引來不少圍觀群眾。圍觀何以能改變中國?很大程度上就是因為圍觀群眾人人都有攝像頭,這讓第三方在網絡輿論場上還原現場成為可能。在一個缺乏互信的社會中,選擇相信“有圖有真相”是一種必然。如果圍觀不能拍攝,通過圍觀來促進執法公正的意義也就失去了。
 
  當然,任何事物都有利有弊。網絡輿論場提供了海量的信息,也不可避免會夾帶一些惡意攻擊執法者的視頻或文字。有時甚至視頻是真的,但截頭去尾之后,視頻呈現的內容也可能引起網民的普遍誤讀,就如所謂“太原警察打人”的視頻一樣,后來也出現了反轉的聲音,太原市公安局迎澤分局表示:這是一起典型的涉嫌妨害公務的違法犯罪行為。這樣的“反轉劇”在自媒體時代并不稀奇。有時真相的浮現需要反復證實和證偽。網民樂于追逐碎片化閱讀,而依法處置需要等一等網絡信息的自我凈化。在法定程序上,還需要各方當事人的各自舉證以及各自主張或辯解。即便如此,一個反轉的個案,是無法援引用來否定群眾圍觀拍攝執法的。
 
  或許正因為個案的說服力不強,“平昌公安”還在官微中一口氣列出了七條相關規定,以支持“遇到警察執法,不得隨意拍攝”的觀點。不過筆者按圖索驥,一一查驗了這些法條,卻并未發現有“禁止民眾拍攝執法”的具體規定。
 
  《刑法》首先可以排除。援引“襲警罪”的規定,實在與民眾拍攝執法八竿子打不著——除非拍攝者不但在圍觀拍攝,還以手機或拍攝設備為兇器,對警察實施了暴力!
 
  “平昌公安”顯然也意識到了這一點,其微博寫道:雖然一般群眾拍攝警察執法不會被制止,但如果拍攝行為系“惡意拍攝”,影響執法尊嚴、干擾執法秩序,就會被警察“依法制止”并處罰。
 
  那么何為“惡意拍攝”或“隨意拍攝”呢?“平昌公安”官微解釋稱:如果警察根據現場情況認為拍攝人員屬于無關人員,且認為拍攝行為干擾了民警的正常執法,如果不服從警察命令,繼續拍攝,那么就是惡意拍攝行為,就涉嫌觸犯《人民警察法》第35條規定,屬于妨礙執法民警依法執行職務。此外,“平昌公安”官微還引用《公安機關人民警察現場制止違法犯罪行為操作規程》的規定稱:人民警察可以根據警情需要,要求在場無關人員躲避。
 
  強調警察在執法過程中對現場有控制權,這沒問題。但警方對現場的控制,指向的就是對違法行為的控制,對公共秩序的維護。民眾圍觀執法并拍攝,源于對國家機關及其工作人員的監督權——這是一項憲法性權利。從遵憲行憲護憲的角度看,拍攝執法的民眾豈能被認定為“無關人員”?警察執法,與行政相對人是一組法律關系;民眾拍攝執法,與執法者是另一組法律關系(監督與被監督關系)。拍攝者自愿履行憲法權利,就是這組監督法律關系的“相關者”。
 
  但是,另一方面,民眾也應該注意圍觀拍照應該有邊界意識。拍照不能影響警察的正常執法行為,另外,拍攝的視頻也應力求客觀,尤其是將視頻傳播到媒體或網上,也是要承擔法律責任的。
 
  當下的全媒體時代, “人人都有麥克風”已是事實。警民互動的輿論新生態,就建立在這一事實之上。警察執法是公開行為,理當接受公眾的監督。在眾目睽睽之下,在攝像頭的無縫覆蓋之下,警察執法的確不如以往那么“方便”了。而民眾的監督同時也意味著責任,對事實和真相負責。這正是時代的進步,是促進警方文明執法、開明執法、嚴明執法和透明執法的契機。(王琳 海南大學副教授)
點擊更多精彩>>

圖說世界

11选5高手实战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