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快報網 > 圖片 >

一只大熊貓的自白(組圖)

時間:2016-12-10 21:53來源:中新網 編輯:歐陽雪字體設置

  我叫大熊貓,別人都叫我“國寶”,其實我并不喜歡這個名字,因為我為熊低調,沒有太大的抱負與目標,只求吃得飽、睡得香、玩的好。但是,但是,我還是有一個小小的夢想滴,如果誰能給我拍一張彩色皂片,我就送給他一個大大的香吻。
 
 
  我剛出生的時候,體重相當于兩只雞蛋重,全身粉紅色。作為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我一點兒也不喜歡這種粉粉的顏色。但是作為我給這個世界的見面禮,我還是想跟你SAY“Hello”。圖為2013年7月19日,臺北,大熊貓寶寶“圓仔”在保溫箱里打哈欠。大陸贈臺大熊貓“圓圓”7月6日產下千金“圓仔”,受到兩岸民眾關注。
 
 
  出生十天,我開始出現黑眼圈啦。四肢和耳朵也開始變黑,我可終于有個熊貓的樣兒了。接下來的日子里,我每天吃和睡,直到第45天我才真正睜開眼睛打量這個世界,看清了一直陪在我身邊的媽媽的樣子。圖為2016年8月9日,在“中國大熊貓保護研究中心上海基地”誕生的首只大熊貓寶寶滿月了。
 
 
  在媽媽的呵護下,兩個月的我聽到了聲音,四個月的我慢慢地可以用四條腿走路了,六個月的我開始跟著媽媽一起找食物。嬉戲玩耍是我生活的主旋律。快樂的日子總是短暫的,已經慢慢長大的我,必須離開媽媽開始幼兒園的集體生活了,我不想去幼兒園,因為我不想看書不想上課,最重要的是幼兒園的小朋友總是搶我的好吃的。圖為2016年10月19日在成都大熊貓繁育研究基地“熊貓幼兒園”內拍攝的熊貓。位于四川省成都市的成都大熊貓繁育研究基地有一所“熊貓幼兒園”,目前有23只2016年出生的幼年大熊貓在這里悠閑地生活著。
 
 
  我們的幼兒園實行的是軍事化管理,為了保證每個小朋友的健康成長,每年醫生阿姨都會對我們進行體檢,體檢是我最討厭的項目了,一看到穿白大褂的醫生阿姨我就想躲起來,抽血真的好疼好疼啊。圖為2016年1月7日,在美國首都華盛頓,大熊貓“貝貝”接受體檢后與媒體見面。 當日,華盛頓國家動物園4個多月大的大熊貓“貝貝”進行了體檢。
 
 
  時間過得真快,一眨眼,我也該過一周歲生日了,和別的小朋友一樣,動物園的叔叔阿姨給我準備了盛大的生日派對。在神圣的抓周儀式上,我立志成為一名偉大的畫家。圖為2014年7月6日,臺北市立動物園的大熊貓“圓仔”迎來一周歲生日,“圓仔”參加抓周活動。當天,園方舉辦了公益路跑、抓周、吃蛋糕等多項活動,為“圓仔”慶生。
 
 
  我悠閑的生活直到兩歲大的時候被打破,我看到兩個長得和我很像的怪蜀黍,抱我離開了媽媽身邊。我發狂似的四處尋找都不見媽媽蹤跡,一番折騰肚子就餓的咕咕叫。我拖著疲倦饑餓的身體走了好久,嘗試著用和媽媽在一起的覓食方式,終于找到一些竹子勉強填飽肚子。沒有媽媽的日子總是孤單的,但是我并不難過,獨處的日子讓我學會了自娛自樂,看我自學成才的鋼管舞跳的怎么樣?圖為2016年6月29日消息,中國大熊貓保護研究中心的兩只大熊貓“華妍”、“張夢”在臥龍核桃坪野化培訓基地接受為期兩年左右的野化培訓。
 
 
  經過一段時間的野外生存訓練,我又可以回家看媽媽了,媽媽看到我臟兮兮的樣子一臉嫌棄,剛進家門還沒來得及喘口氣就被媽媽拉去洗了個涼水澡。圖為2016年6月5日在中國大熊貓保護研究中心都江堰基地,大熊貓“姚曼”強制給其幾個月大的幼仔洗澡。這只幼仔極不情愿,露出委屈表情。
 
 
  洗完澡好舒胡啊,媽媽給我買了一頂新帽子,照了照鏡子,嘿!真神氣,你看像不像“神龍大俠”?圖為2016年5月16日,四川碧峰峽基地的一歲大熊貓寶寶有了新玩具——背簍和草帽,背上背簍,戴上草帽,再加上逼真的表情,像極了《功夫熊貓》的主角阿寶。
 
 
  最近天氣好冷啊,我家這邊都下雪了,再寒冷的天氣也阻擋不了我撒歡的腳步,多虧我自帶棉襖,別再笑我胖了,冬天就是胖子們的“春天”,我的春天來了,打個滾兒慶祝一下下。圖為2015年12月17日,定居長春的大熊貓嘉嘉、夢夢在吉林省東北虎園熊貓館的冬日雪地中歡快地玩耍,一會打滾一會爬樹,享受著冬日暖陽,時不時還對游客撒嬌賣萌,樣子十分可愛。
 
 
  忘了跟你們介紹了,我有一個好盆友,他跟我一樣有圓圓的眼睛,胖胖的身體,但是他的個子比我矮多了,所以,吃飯睡覺欺負他就成了我的一個重要的娛樂項目。圖為2016年2月1日消息,四川臥龍中國大熊貓保護研究中心核桃坪野化培訓基地日前新增了三只2015年出生的大熊貓幼仔參與野化培訓。今年挑選出的三只幼仔是第六批次野化培訓的大熊貓,它們都是通過嚴格篩選出來的培訓個體。熊貓幼仔在野化環境中努力“學習”生活“本領”,讓人覺得格外萌萌噠。
 
 
  真是時間不等人啊,我已經長成了一個英俊的大帥哥,雖然我不是富二代,但是也算是一表人才吧,但為啥整天被我欺負的小個子都有了女朋友,我卻還是單身熊,一個人的日子真是不好過,媽媽也開始操心我的個人問題了。圖為2016年4月6日,記者走進中國大熊貓保護研究中心,探訪該中心的育齡圈養大熊貓。2016年中國大熊貓保護研究中心有26只雌性大熊貓及19只雄性大熊貓參加了全國圈養大熊貓繁育計劃,截至目前,已有10只雌性大熊貓完成了自然交配。
 
 
  “我想我會一直孤單,這一輩子都這么孤單,喜歡的人不出現,出現的人不喜歡。”一個人的日子總是過得那么慢,那就看個電視解解悶吧。圖為2014年4月14日,正在看電視的大熊貓思嘉。近日,在云南野生動物園寄養的大熊貓美茜回四川后,單獨留在昆明的大熊貓思嘉情緒低落,開始出現了許多反常舉動。
 
 
  電視里的情節總是很美好,但現實總是那么殘酷,我還是出門散散步吧。嗯,這個水池不錯,下去游個泳吧。大事不妙,我爬呀爬呀爬,卻怎么也逃不出這個鬼地方,幸虧警察叔叔救了我。圖為2016年11月1日21時30分,記者從四川臥龍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獲悉,當日下午16時許,一只4歲左右的雌性野生大熊貓誤入保護區內耿達鎮的正河電站。四川臥龍特別行政區森林公安局與中國大熊貓保護研究中心工作人員耗時3個多小時成功將這只大熊貓救出,并于當晚21時前后放歸大自然。
 
 
  呼。終于到回家了,累屁了,誰也別打擾我,我要睡個覺,晚飯之前誰也別叫醒我,美女除外。圖為2014年1月1日,杭州野生動物世界中華國寶區的午后,大熊貓“麗麗”爬在一棵大樹上睡覺,擺弄了各種可愛但難度很大的姿勢,睡覺功夫真是了得,萌翻全場。
點擊更多精彩>>

圖說世界

11选5高手实战经验